1.玛格特最后化妆间里的那场哭戏太动人了,内心的苦涩和悲恸一次次冲破控制力的防线,面部肌肉的每一次抽搐都好像是残喘的困兽在和命运做最后的挣扎。阶级的壁垒,原生家庭的拉拽使个人与或明或暗的竞技规则之间有种近乎残酷的疏离与冷漠,而这只是社会异化光怪陆离的一个究级角落。
2.很多影评里提到的“打破第四面墙”的手法在电影里显得有些突兀,剧情发展的过程中并没有看到使用这种手法的必要性,与其说是随心所欲的灵动,不如说是技巧滥用的违和。

[电影主题]最有共鸣的应该是老一辈。 电影院里面旁边坐着一位老大爷,
看的时候默默流泪。 [电影手法]电影拍摄手法还是很厉害,
毕竟是老导演。尤其是光影的手法。很有技巧。 [男女主角]
特别表扬:女主。表演的比较到位,眼神中能看到情绪。
男主:挺可惜的,感觉没太能表现出男主心内心的活动,眼神里看不到内心。
[遗憾]其实挺希望看到男女主最后结婚的。

摘要:
从有了智能手机以后,我读纸质书往往都非常拖拉,经常一周都看不完一本书。而《坏小孩》这本书我从拿到到读完,只花了一个上午时间,在近两年的阅读生涯中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如此顺畅的阅读体验,以至于我当时竟不
…从有了智能手机以后,我读纸质书往往都非常拖拉,经常一周都看不完一本书。而《坏小孩》这本书我从拿到到读完,只花了一个上午时间,在近两年的阅读生涯中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如此顺畅的阅读体验,以至于我当时竟不知道如何去写书评。于是我又翻回去精读了两遍,注意到书中的一些细节,这才踏实了,敢写了。这本书是一本推理小说,但是它跟我以往读过的任何推理小说都不一样。众所周知,推理小说是一种以悬念推动情节的类型文学,而悬念的设置往往依赖于作者对读者的欺骗和隐藏。绝大多数的推理小说隐藏的是凶手的身份或者杀人的手法,也有的创新类型隐藏的是凶手的动机、破案的线索等等。从来没有一部推理小说像《坏小孩》这样,从头到尾不隐藏任何一个线索,把案件发生的所有的细节明明白白告诉读者。而且它并不像艾勒里·奎因那样,把关键线索隐藏在一大堆不重要的线索当中,而是明明白白的告诉读者,这条线索有用,甚至连凶手的心理变化都从头到尾事无巨细说明白了。按我的看法,其中有些情节完全可以设置一个障眼法或者使用倒叙、插叙之类的写作手法,给小说增加一些悬念性——事实上作者紫金陈正是这类“瞒天过海”式推理小说的行家里手,他的《谋杀官员》前三部无不是这样,在某个关键情节处设置了隐藏。但这本书,紫金陈没有这样做,很显然这并非作者不能,而是不为也。为什么作者会舍弃了”欺骗”和”隐藏”这推理小说最基本的两大要素,我觉得跟作者要讲的故事有关。整本书讲述的是一个小小少年的心灵史,朱朝阳从小说开头时候的一个内向、自卑、懦弱的初中生,蜕变成为一个差点骗过所有人的狠毒、冷血、凶残的杀人凶手,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在作者的笔下却显得那么顺理成章。不得不说,这是作者写作手法上的胜利——他把所有的要素,包括小主角心理上的变化一点一点掰开揉碎给读者看,让人随着朱朝阳的行动轨迹时而心忧,时而切齿,最后当主角完成自己的一揽子计划时,竟忍不住想要给他鼓掌!按理说,我是一个三观正常的好人,面对朱朝阳这样一个杀父、杀妹、间接害死自己最好朋友并成功欺骗所有善良无辜人们的准恶魔级人物,至少在心理应该是嫌恶并唾弃的。但是读这本书的几个小时里完全不是这样,我完全带入到了这个小男孩身上,从他一开始的懦弱,被人欺负,到跟两个”坏孩子“的交往,再到并非有意的杀人事件,在对自己父亲彻底失望的那一天,完成自己的变身。冷静的制定计划,把所有知情者一网打尽,甚至让办案警察认为:”一场涉及到九名被害者的特大凶案,他是唯一的幸存者,也是唯一的无辜者。“。小说的书名叫”坏小孩“,但是从头看到尾,我一点也没感觉到朱朝阳哪里”坏“来,直到看第二遍时不再代入这个角色了,我才感觉到毛骨悚然——朱朝阳计算到了案件的每个细节,甚至连两个小伙伴跟他说过的故事、身上的纹身都被他利用了起来,连严良这样一个足智多谋的角色最后都差点被他骗过去。之所以会让读者产生这样强烈的代入感,说到底还是因为作者使用了在推理小说中十分特别的叙事手法。可能这种事无巨细平铺直述的叙事手法放到其他小说里并不特别,但是在这样一部推理小说里显得特别合适。或许有人会问,这样的小说还能算是推理小说吗?
肯定算。无论是朱朝阳的作案手段还是他掩盖自己行为的手法,无论哪一种都是再明显不过的推理小说桥段,只不过,在《坏小孩》一书里,它们没有被隐藏起来而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quirrel-007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陆百万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