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二段乡村田野间骑行的场景中,出现了影片中反复使用的“沟口健二式”横移镜头——果树和田野依次入画,然后镜头缓缓向右移动,犹如滑翔的飞鸟衔着田园画卷般铺展开,轻轻扫过骑车的两个少年,最后悠然落脚在一丛毫无意义的杂草间。看似不经意,静止的留白实质上就是对时光中流淌的现象的观察,它抓住每个流逝的瞬间并将它雕刻在影像上。仿佛印证了埃里奥偷看奥利弗笔记时读到的一句话,“河水流动的意义不在于事物的变化让人得以再一次记录,而在于有些事物能在变化之中保持不变。”时间与记忆交融,评论家在研究乔伊斯或普鲁斯特时,会审视其追忆中存在的美学机制,研究艺术中记录时间的客观形式,而我们在观看这部电影时,其实也是在透过埃里奥的心理状态感受整部电影的影像机制——它完全建立在埃里奥的感性知觉上,一个如黑塞《乡愁》中的卡门沁特一样,恨不得把自己与周遭景物融为一体的少年,心里藏着一个刻骨铭心的秘密。

于是电影再次给了一个长镜头,一个查拉梅可能留名影史的镜头:他带着哀伤但依旧迷人的面孔对着壁炉中的火焰哭泣,一直哭泣,长镜头的凝视,让这位23岁的美国花样男子,像冰雪一样透明,我在观看这段时,真的有种“安能辨我是雄雌”的感受。

这种“敏感”和“细腻”的讲述者便是主角艾里奥——查拉梅所扮演的美艳少年,然而影片不是通过特写镜头捕捉艾里奥细微的指尖,也不是用跟拍镜头去表现他的动作,而是选择了声音,选择了配乐。

山峰覆雪,铃声响亮,唯一的夏日已经过去。影片最后埃里奥接到奥利弗电话得知他要结婚,炽热的初恋无疾而终,燃燃篝火映照少年悲伤的脸庞。片尾长镜头将观众从一片漫漶中打捞而出,毕毕剥剥的木柴在黑暗中炸出一点曙光和安慰……或许埃里奥无需悲伤,因为他和奥利弗分享了太多,并永远改变了彼此的人生,早已成为彼此的一部分。

《名字》讲述了在80年代,一位美国留学生来到意大利北部的古堡,跟随一对夫妻学习考古,在六个星期的时间内,他和老师的儿子,一位17岁的男孩暗生情愫,影片便是在初遇、试探、矛盾、和解、甜蜜以及分散的过程中缓缓进行,如果单从剧情来看,它满足一切小清新爱情片的故事流程。但是《名字》却用了一个俗套的初恋故事来表现敏感、细腻,便值得一看了。

约稿或转载请私信!

整部电影中,有一处最为人心惊的剪辑不得不提——临别前夜,奥利弗坐在床沿温柔地望着熟睡中的埃里奥,满眼皆是留恋不舍,当他回过头去,火车鸣笛声突兀地响起,紧接的场景是火车头飞速冲进站台旁铁轨,观者恍如从美好巅峰突然坠入深渊。这一处转场颇为凌厉,利用音效作为剪辑点表达出所处的空间感,由寂静无声转入火车站嘈杂的背景音,简洁又精准,犹如一把隐而无形的利刃迎声落下,将两人共度的美好过去与未来瞬间分割,为这场极致浪漫的伦巴第夏日初恋画上了匆忙的句号。

这是相当有意思的体验,让观众在夏日的烘烤中感受着意大利的水泽、装着草垛的拖车,还有那些身穿薄纱和比基尼的意大利少女,这是一种通透的印象,此时的同性恋成为了或有或无的存在,它们融入了进去,只是受着荷尔蒙的驱使,并不为情节、逻辑所动。

图片 1

在观看一部电影时,一个镜头便是影像时间、空间、构图的连续片段。除了最为常见的切接以外,这部影片中还多处使用了叠化让观众的情绪获得更多的缓冲余地。旅馆最后一夜,一段颇具超现实意味的小广场闪回,以负片反冲的画面处理方式暗示人物混乱茫然的分别前心理状态。

图片 2

本文首发“中影指数”

2017年被影迷们评为同志电影的”至暴之年”,如果说《上帝之国》展现了阴霾粗砺的农场景观,《每分钟120击》唤醒了波澜壮阔的集体记忆,那么《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则是一场极度私人的夏日恋曲。从去年圣丹斯电影节首映到今年年初入围奥斯卡最佳影片,关于cmbyn的影评已遍布电影网站,作者常常是从文本分析的角度谈论这部电影。而它之所以使人产生幻觉般的夏日想象,带给人一种近乎于透明的美学享受,除了故事本身动人以外,隐藏在文本背后的影像机制无疑是促成电影延绵后劲的催化剂。以下文字试图从影像角度谈谈《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个人观感。

不管是跳跃式的钢琴曲,还是跳跃式的夏日影像,都是青春独有的体验,唯一逃脱这个体验的,只有最后一个段落,冰雪中,古堡喑哑了,虽然艾里奥在青春的年岁带着耳机,享受着音乐,终归免不了梦的破碎,他和奥利弗分开有一段时间了,他们能不能再见面?我们并不知道,然而导演此时安排了一个透明的答案:奥利弗订婚了,他打电话过来,是要和艾里奥说再见。

图片 3

色彩在赋予客观存在独特生命力的同时,也向我们倾诉着短暂时光的流逝。皮亚伟战役纪念碑下,当埃里奥第一次犹豫地暗示对奥利弗的感情时,身边醒目的长途汽车犹如一个不合时宜的闯入者,乘客们陆续下车,正是这俩蓝色的长途汽车将把奥利弗送往回美国前的贝加莫之行。在纪念碑象征的死亡阴影和蓝色汽车暗示的分别时刻面前,埃里奥咀嚼着骑士对公主的爱的寓言,是选择说,还是选择死。似乎注定的分别痛楚启发的不是忧惧,而是埃里奥表白心意的决心。后景中那辆刷上橘色油漆的小型拖拉机,它在随后埃里奥和奥利弗骑单车的途中再次与他们擦肩而过,时间交汇成一个富有轮回和宿命意味的瞬间。这些独特的客观存在在深深的沉默中见证着少年情窦初开的成长解放历程。

图片 4

一句话,《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以下简称《名字》)因为他,活了。

正如塔可夫斯基所言,“将人物置于无尽的环境中,将他与数不清的擦身而过或远远路过的人作对比,建立人物与整个世界的联系:这就是电影的意义。”这也是色彩在这部影片中除了美化影像的价值所在。

约稿或转载请私信!

不管是跳跃式的钢琴曲,还是跳跃式的夏日影像,都是青春独有的体验,唯一逃脱这个体验的,只有最后一个段落,冰雪中,古堡喑哑了,虽然艾里奥在青春的年岁带着耳机,享受着音乐,终归免不了梦的破碎,他和奥利弗分开有一段时间了,他们能不能再见面?我们并不知道,然而导演此时安排了一个透明的答案:奥利弗订婚了,他打电话过来,是要和艾里奥说再见。

在这部影像与文本高度融合的影片中,色彩极大程度上影响了观众对银幕中的真实性的感受。埃里奥停车买烟,埃里奥在店门外等待,周围是浅咖色的意大利建筑,葱郁的树木簇拥在砖瓦之间,背景呈现为大块的暖色,中间的白色T恤使他们成为视觉的中心点。这一场景采用了限制色调的做法,即在同一个色彩范围内只用少许颜色,形成微妙的颜色渐层,而又使用不同颜色给予不经意的点缀——拎着手提袋路过的绿衣女子,纪念碑下停泊的白色和棕色轿车……当然,这些”点缀“几乎不会同时出现在一幅景框中,而是交替地隐现,使整体画面的色彩尽量中和,以分散、降低完整的色彩波普给人留下的印象,避免激烈的色彩碰撞破坏了这场幻梦般的美梦。可以说色彩的安排在这部影片中几乎是完美甚至苛刻的。

但是这种跳跃性的配乐,就像戈达尔的跳接镜头一样,并不是炫技,它有自己配套的美学语境。同样是意大利导演,实验纪录片导演弗兰克·皮亚维奥利曾在他的《风的第一声呼吸》中表现了连续的片段组接带来的魅力,但是在《风的第一声呼吸》中,这种组接不是叙事的,也不是逻辑性的,更多属于跳跃性的画面,唯一的相同点,在于他们有相联系的场景,有统一的影调。

不知道瓜达尼奥是不是借鉴过自己的这位老乡,他的《名字》在大部分时间中,也是一种温和式的皮亚维奥利手法。艾里奥和奥利弗主要就是在艾里奥母亲的古堡周围活动,他们活动的场景也是跳跃的片段,尽管有发展的情节,然而却是很单薄的逻辑联系。有时候,你只需要看着奥利弗念着存在主义的句子,突然翻滚到水中;或瞥见艾里奥在床上套着奥利弗的短裤,享受着荷尔蒙的刺激便可。

导演瓜达尼诺在采访里说,”我们希望它看起来像夏天的田园诗。”曾与阿彼察邦合作过《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的泰国摄影师萨永普·穆克迪普罗这次为《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掌镜。瓜达尼诺认为他捕捉到了那种柔和的夏日光芒:“一种来自他的佛教身份,闪烁、恒久、如琥珀般的美。”无论是葱茏青翠的果树、鲜亮饱满的水果、纯净澄澈的蓝天、宏伟的石质别墅和乡村,还是从湖水中隐隐浮出的维纳斯雕像,都蒙上了一层柔和的光线,似乎暗示着这正是来自埃里奥追忆往事时柔情蜜意的目光。

虽然《名字》中大量使用配乐,单是流行歌曲就不下十首,要算上那些钢琴曲,更是“驳杂”,然而用来充当台词,如同国产电影,时不时用音乐来强调故事中角色的情绪,在《名字》中,并不多见,本片中的音乐,主要用作两种,一类是场景所需,比如舞池那段,用了1982年的流行歌《love
my way》;另一类则是《名字》的亮点所在,用来作为角色的心理波动。

但是这种跳跃性的配乐,就像戈达尔的跳接镜头一样,并不是炫技,它有自己配套的美学语境。同样是意大利导演,实验纪录片导演弗兰克·皮亚维奥利曾在他的《风的第一声呼吸》中表现了连续的片段组接带来的魅力,但是在《风的第一声呼吸》中,这种组接不是叙事的,也不是逻辑性的,更多属于跳跃性的画面,唯一的相同点,在于他们有相联系的场景,有统一的影调。

镜头与运动

图片 5

最有意思的是此时的钢琴曲,来自法国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的《镜子》组曲中的《Une
Barque Sur L’océan
》,如果我们留心片段中的声音便会发现,这首曲子并不是连续不停在声轨中播放,而是间歇性地,跳跃性地。在奥利弗进商店购买香烟的时候,响起了第一段;在艾里奥说“因为我希望你知道”后,响起了第二段;而在艾里奥说“你知道我不会离开”后,响起了第三段。而在这段长镜头后,紧接着的几个骑车场面也是在这种间歇性的配乐中出现,这样一种配乐策略,是导演卢卡·瓜达尼诺最让我精神一振的地方。

流金铄石的盛夏,乡间蜿蜒小路上,两个少年骑着脚踏车,草木丰饶,树影斑驳,炙热的阳光笼罩沿路田地。这是埃里奥与奥利弗骑车前往莫奈的崖径,途中奥利弗停下来喘气,这时镜头由其面部特写转移至左边入画的埃里奥,随后镜头的运动便戛然而止,停留在原地静静地远望,长达半分钟的注视下,两个少年逐渐缩小成两个点,消失于蜿蜒小路的尽头。仿佛他们即将步入一个无人之境,而我们作为故事主人公生命中的他者,只能留在原地,凝注着他们青春暧昧的背影。这样的客观镜头为主人公提供私密空间、让他们专注于审视彼此的同时,也意味着观众将以一种旁观的姿态介入这段故事。巴赞认为电影影像的美学特征在于真实,“摄影机镜头摆脱了我们对客体的习惯看法和偏见,清除了我的感觉蒙在客体上的精神锈斑,唯有这种冷眼旁观的镜头能够还世界以纯真的面貌,吸引我的注意,从而激起我的眷恋。”或许一个平静观察的视角更容易将普适的情感触动深植于观者心中。

他是一位美国演员,但是一副欧洲的贵族王子像。冷若冰霜,气吐幽兰,放到他的身上,并不为过。到2018年,他23岁了,年纪不算小了,然而还是一股子童子鸡的味道,这在于他高挑消瘦的身材,也在于他那对不谙世事的眼睛。

在艾里奥和奥利弗一同观看皮亚韦战争纪念雕塑时,两个人用着谜语式的对白互诉心声,此时导演安排了一个五分钟的长镜头,景别从开始时的中景慢慢地将人物框进了近景中,二人也从开始时的栅栏两侧变成并排行走,不过影像上的玩味还是太直接了,没有余味。

剪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鲜有废客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种“爱情何必在于性别”的感觉,在影片前面大部分时间中徜徉着,在父亲和儿子的交心中破碎着,又在艾里奥的哭泣中,再次愈合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幻游火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最有意思的是此时的钢琴曲,来自法国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的《镜子》组曲中的《Une
Barque Sur L’océan
》,如果我们留心片段中的声音便会发现,这首曲子并不是连续不停在声轨中播放,而是间歇性地,跳跃性地。在奥利弗进商店购买香烟的时候,响起了第一段;在艾里奥说“因为我希望你知道”后,响起了第二段;而在艾里奥说“你知道我不会离开”后,响起了第三段。而在这段长镜头后,紧接着的几个骑车场面也是在这种间歇性的配乐中出现,这样一种配乐策略,是导演卢卡·瓜达尼诺最让我精神一振的地方。

图片 6

光与色

在艾里奥和奥利弗一同观看皮亚韦战争纪念雕塑时,两个人用着谜语式的对白互诉心声,此时导演安排了一个五分钟的长镜头,景别从开始时的中景慢慢地将人物框进了近景中,二人也从开始时的栅栏两侧变成并排行走,不过影像上的玩味还是太直接了,没有余味。

提莫西·查拉梅,这个名字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之后,注定要为影史记住。

本文首发“中影指数”

图片 7

这种“敏感”和“细腻”的讲述者便是主角艾里奥——查拉梅所扮演的美艳少年,然而影片不是通过特写镜头捕捉艾里奥细微的指尖,也不是用跟拍镜头去表现他的动作,而是选择了声音,选择了配乐。

图片 8

配乐往往只是充当叙境的作用,简单来说,它是依附于影像的,并没有独立表意的作用,然而在《名字》中,多处的钢琴配乐都有“独立的人格”,片中坂本龙一的钢琴曲也是如此,你可以将它作为艾里奥的心理波动,也可以将它视为一个旁观者的絮语,像是巴赫金的复调理论一样,在此处,配乐不是奴隶,它和影像有着平起平坐的地位,它是一个“多声部”中的一支。

于是电影再次给了一个长镜头,一个查拉梅可能留名影史的镜头:他带着哀伤但依旧迷人的面孔对着壁炉中的火焰哭泣,一直哭泣,长镜头的凝视,让这位23岁的美国花样男子,像冰雪一样透明,我在观看这段时,真的有种“安能辨我是雄雌”的感受。

图片 9

图片 10

一句话,《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以下简称《名字》)因为他,活了。

虽然《名字》中大量使用配乐,单是流行歌曲就不下十首,要算上那些钢琴曲,更是“驳杂”,然而用来充当台词,如同国产电影,时不时用音乐来强调故事中角色的情绪,在《名字》中,并不多见,本片中的音乐,主要用作两种,一类是场景所需,比如舞池那段,用了1982年的流行歌《love
my way》;另一类则是《名字》的亮点所在,用来作为角色的心理波动。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艾里奥的父母也成为了默许者,如果全片洋溢在父母和这段可爱的年轻人阖家之欢中,我很是受用,但末尾那段父亲对于艾里奥的倾诉和袒露心声,反倒让我觉得匠心了,导演有意让80年代的同性恋在一片模糊中被呈现出来,又何必还要用现实的刺去戳破这个伊甸园式的梦境呢?

不知道瓜达尼奥是不是借鉴过自己的这位老乡,他的《名字》在大部分时间中,也是一种温和式的皮亚维奥利手法。艾里奥和奥利弗主要就是在艾里奥母亲的古堡周围活动,他们活动的场景也是跳跃的片段,尽管有发展的情节,然而却是很单薄的逻辑联系。有时候,你只需要看着奥利弗念着存在主义的句子,突然翻滚到水中;或瞥见艾里奥在床上套着奥利弗的短裤,享受着荷尔蒙的刺激便可。

《名字》讲述了在80年代,一位美国留学生来到意大利北部的古堡,跟随一对夫妻学习考古,在六个星期的时间内,他和老师的儿子,一位17岁的男孩暗生情愫,影片便是在初遇、试探、矛盾、和解、甜蜜以及分散的过程中缓缓进行,如果单从剧情来看,它满足一切小清新爱情片的故事流程。但是《名字》却用了一个俗套的初恋故事来表现敏感、细腻,便值得一看了。

图片 14

这是相当有意思的体验,让观众在夏日的烘烤中感受着意大利的水泽、装着草垛的拖车,还有那些身穿薄纱和比基尼的意大利少女,这是一种通透的印象,此时的同性恋成为了或有或无的存在,它们融入了进去,只是受着荷尔蒙的驱使,并不为情节、逻辑所动。

图片 15

配乐往往只是充当叙境的作用,简单来说,它是依附于影像的,并没有独立表意的作用,然而在《名字》中,多处的钢琴配乐都有“独立的人格”,片中坂本龙一的钢琴曲也是如此,你可以将它作为艾里奥的心理波动,也可以将它视为一个旁观者的絮语,像是巴赫金的复调理论一样,在此处,配乐不是奴隶,它和影像有着平起平坐的地位,它是一个“多声部”中的一支。

艾里奥的父母也成为了默许者,如果全片洋溢在父母和这段可爱的年轻人阖家之欢中,我很是受用,但末尾那段父亲对于艾里奥的倾诉和袒露心声,反倒让我觉得匠心了,导演有意让80年代的同性恋在一片模糊中被呈现出来,又何必还要用现实的刺去戳破这个伊甸园式的梦境呢?

图片 16

一种“爱情何必在于性别”的感觉,在影片前面大部分时间中徜徉着,在父亲和儿子的交心中破碎着,又在艾里奥的哭泣中,再次愈合了。

他是一位美国演员,但是一副欧洲的贵族王子像。冷若冰霜,气吐幽兰,放到他的身上,并不为过。到2018年,他23岁了,年纪不算小了,然而还是一股子童子鸡的味道,这在于他高挑消瘦的身材,也在于他那对不谙世事的眼睛。

提莫西·查拉梅,这个名字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之后,注定要为影史记住。

相关文章